《老人春秋》訂閱
全年價:
上半月78元 上半月郵發代號:36-62
下半月78元 下半月郵發代號:36-628
每期零售價:6.50元/期
國內刊號:CN 41-1217/C
國際刊號:ISSN 1006-3773
咨詢熱線:
(0371)89956076/89956077
雜志社地址:
河南省鄭州市鄭東新區金水東路80號綠地新都會9座33層

用最美童話傳承中國文化

2015-06-16 瀏覽:

用最美童話傳承中國文化

  文/荊 嬌 

  

用最美童話傳承中國文化

  

用最美童話傳承中國文化

   

用最美童話傳承中國文化

  

  將中國文化扎根孩子心中

  悅讀周刊:能不能介紹一下1982年出版《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時,當時臺灣的社會背景。

  黃永松:1970年至1980年十年間,臺灣地區正處在激烈的西化過程中,新生一代孩子多半閱讀翻印歐美、日本的兒童書籍,很少能看到圖文優美的中國讀物。孩子們只認識白雪公主、米老鼠、無敵鐵金剛……如此失根于自身的文化沃土,無怪乎民族意識一代比一代低落了。我們自己搜腸刮肚給孩子講故事,最后卻發現,記憶中的故事怎么都是西方的?這種情況使我意識到,我們被西化得太嚴重了。

  悅讀周刊:你耗費那么大精力做《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初衷是什么?

  黃永松:文化尋根,彌補中國童話、中國文化流失的缺憾。臺灣的物理學家沈君山老師給我講過一個故事,讓我得到了啟發。他說,圍棋界有一個不世的天才高手吳清源,小時候下圍棋就所向披靡,14歲東渡日本,19歲就對陣圍棋大師本因坊秀哉,在之后的20余年,吳清源擊敗了當時所有的超一流棋手。吳清源有個日本朋友叫木谷實,也是圍棋高手,兩個人是瑜亮之爭。但后來木谷實回到日本鄉下去了,吳清源對他的做法很是不解。

  1952年,吳清源收了臺灣一個弟子林海峰,林海峰也很爭氣,拿了好幾個冠軍。就在他真正要步入巔峰的時候,突然發現陷入重圍,出現了很多與他同齡的年輕高手。原來這些棋手都是木谷實的學生,當年他回到鄉下后專收八歲的孩子,成立木谷門,用教育培訓的方式來推動圍棋發展,若干年后就高手如云了。

  這個故事給我啟發很大,你想明天更好,要從孩子入手。沈君山老師一直鼓勵我們一定要把這件事繼續做下去。他說,你覺得好的東西,大人如果不聽,那你可以給孩子講,小孩子覺得是好東西他就會記住,甚至影響他一輩子。《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就是將我們尋到的中國文化的根,扎根在孩子心中,喚起孩子的民族自信心、自尊心。

  《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是中國兒童讀物出版歷史上的傳奇。1920年到1931年,北京大學、中山大學的學者在動蕩不安的時局中,搶救了一大批中國民間傳說及童話故事,為傳統文化保留下極其珍貴的第一手資料。1981年,臺灣漢聲出版社在此基礎上,繼續深入民間、遍訪民間故事傳人,形成最初的故事庫。1982年,這套童話叢書問世,迅速風靡華人世界,三十年來暢銷不衰,成為華人的精神財富。2012年,在初版三十周年之際,讀客圖書正式引進《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應出版社之邀,我訪問了臺灣漢聲出版社創始人、本書出版人黃永松。

  專訪《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出版人黃永松

  口耳相傳講故事非常必要

  悅讀周刊:《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包含362個民間故事,這些素材是從哪里來的?

  黃永松:民國初年,北大顧頡剛教授、鐘敬文教授等人一起做民俗學,從民間采集很多優秀的傳統故事。他們不辭辛勞地訪問地方父老,完成了厚達三十冊的民間故事珍貴資料,這就是我們的原始資料。在著手做《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之前,我們還做過多年的田野調查,也積累了大量的材料。還有一個活的素材來源,就是臺灣各地的同鄉會、養老院。這是我們調研最方便的兩個渠道,比如要講黑龍江的故事,就去找黑龍江同鄉會,要講苗族的故事,我們就去找湖南或貴州的同鄉會。這些老先生最高興跟我們講他們家鄉的故事傳說。

  悅讀周刊:《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挑選故事的標準是什么?

  黃永松:我們的基本原則是健全、進取和有趣。所謂健全就是無害、無毒素的意思。孩童的啟蒙教育非常重要,我們不能“污染”他們純稚的心靈。為了不使孩童讀后會產生副作用,我們盡量減少迷信的色彩,多灌輸他們積極進取、樂觀向上的價值觀,這樣才能幫助他們成長。再有就是有趣,書中的小故事,看似樸實無華,其實里面有無數的技巧,改寫完畢后,我們把漢聲所在的七十二巷的小朋友都找來,讓阿姨念給小朋友聽。要讓玩耍中的小孩聽了故事后,發生莫大的興趣,這不是一件容易事。

  悅讀周刊:《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選用的故事與其他童話故事相比,有什么特色?

  黃永松:內容編排方面,《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是依照農歷,以每天一個故事為原則,并順著中國節慶,發展出節令掌故、中國歷史和科學故事、偉人故事、神話、民間傳說等。用各類故事交替穿插的手法,期望孩子們在逐日讀完一年的故事之后,可以奠定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興趣和認識。在閱讀方法上,五六歲孩子已經能借著認字來進入這些故事,但在工作日趨繁忙,兩代之間常發生隔閡和代溝的情況下,我們更希望父母親能按照日期,以口耳相傳的方式,每天晚上講述一則給孩子聽。這種口耳相傳的溝通交流非常必要。為此,我們在每一篇故事的后面都附加了“給媽媽的話”,增加了故事的詮釋和故事所附帶的背景知識。

  文學最終要跟生命銜接

  悅讀周刊:《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除了包含362個源遠流長的民間故事,還包含843幅經典細膩的傳統美術配圖,這些配圖也非常考究,能給我們講講嗎?

  黃永松:對小孩來說,也許配圖比文字還來的重要。書中的843幅經典細膩的傳統美術配圖,可以給孩子最純正的中華美術熏陶。日本漫畫業發達,就是因為他們重視這塊,不論是工筆、印染、潑墨和剪紙,都可以成為他們的生活情趣。反觀我們,有大量的美術人才,卻未加以好好運用。至于有民族風格的插畫,更是薄弱不堪。做《中國童話》,我們有專門的繪圖組。比如桃花源的故事,我們覺得桃花源是桃紅柳綠的,用蔚縣的染色剪紙去表達比較貼切,那我們就會專門去染色、剪紙。有些適合用刺繡表達,那我們就專門去找刺繡,還有年畫、皮影、木刻等各種形式。如果這個古老的故事是漢代的,我們就用漢代的背景來畫;這個是明代的,我們就用明代的版畫系統來畫。事實上,我們可以運用的傳統美術材料真是太豐富了,就拿處處都有的民間廟宇來說,只要你肯走進一座廟宇,里面就有十種不同的材料,可供十個人畫出十種不同的插畫來。民間美術、歷代美術的成品,我們可發掘來作今日插畫造型的材料真是多得用不完。

  悅讀周刊:《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出版至今,在臺灣暢銷了30多年,您覺得它的魅力是什么?

  黃永松:這套書啊,就像常青樹一樣。它是我們民族的根,是每個人都需要的。《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教給孩子的是對中國人、中國文化的認同與情懷,大概是它的魅力吧!書的暢銷,也說明了一個問題,文化故事的滋潤,對人的心靈影響非常的大。我們有一些剛考上大學的孩子,就背著這部書回到臺北漢聲巷來找我們,告訴我們,這些故事在他們要考試的時候,壓力很大的時候,和父母意見相左的時候……都會去偷偷地看,閱讀喜歡的故事,來度過陰霾的時光,然后讓他們可以走得更好,還有些孩子是看《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長大的,等他們有了子女之后,就把這套書作為“傳家寶”,講給他們的孩子聽,《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可以提供一個豐富的系統的適宜兒童的故事庫。文學也好,藝術也好,最終還是要跟人銜接嘛,跟生命銜接。

  悅讀周刊:《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在大陸出版,您希望這套叢書能給大陸的孩子們帶來什么呢?

  黃永松:19世紀的德國,在普法戰爭后,國勢正由衰弱逐漸復興。那時有格林兄弟倆,他們從民俗神話研究開始,進一步采擷德國民間故事,并提升了故事的想象力及意義,撰寫成280多則的《格林童話全集》。據學者說,這套書對近代德國的教育和文化有極大的影響力。格林童話使德國的孩童從小便受到德國文化的啟蒙,使他們從民族情感的維系中,奮發求進。如今,格林童話已不只屬于德國的財產,它的影響力已是全人類的了。

  不論《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是否能有格林童話所產生的影響力,但我們相信,經由這樣的工作,可以幫助孩子穩定扎下深厚的根基,使中國的傳統文化綿延,并且展望未來全新的世代。我們今天科技太發達,小孩子都會玩電腦、玩iPad。但這個電子化的世界沒有媽媽的語氣、媽媽的心跳、沒有口耳相傳的親情傳遞,沒有溝通,更重要的是沒有信息的過濾。過度依賴這些電子設備會造成生理上的傷害、情緒上的傷害。會使得孩子越來越孤立,社會交往能力越來越弱。希望《最美最美的中國童話》可以給啟蒙階段的孩子構建一個健康的新世界。

  制陶過程

  染色剪紙

  木板拓印

  黃永松,1943年生于中國的臺灣桃園,出版人,設計師,中古鄉土文化遺產積極的搶救者。創辦《漢聲》雜志30余年,黃永松遍走中國田野鄉間調查,采集“中國的”、“傳統的”、“活生生的”民間手工藝文化,努力建立一座中華傳統文化的基因庫。40年的編輯、設計工作漫長而堅定,制作出版了200多種有關著作。2006年,《漢聲》被美國《時代周刊》譽為“給內行看的最佳出版物”,也是在同年,黃永松被馮驥才基金會授予“中國民間守望者獎”榮譽稱號。


回到頂部


黑龙江快乐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