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春秋》訂閱
全年價:
上半月78元 上半月郵發代號:36-62
下半月78元 下半月郵發代號:36-628
每期零售價:6.50元/期
國內刊號:CN 41-1217/C
國際刊號:ISSN 1006-3773
咨詢熱線:
(0371)89956076/89956077
雜志社地址:
河南省鄭州市鄭東新區金水東路80號綠地新都會9座33層
關于我們

雜志社簡介

《老人春秋》是《老人春秋》雜志社旗下刊物,自1992年創刊以來,已經走過了20多年的風雨歷程。 雜志發行20年攀升,從未下滑,目前發量已突破85萬份,實際讀者達百萬之眾。

《老人春秋》為什么能逆勢發展,一路順風順水,不僅得以生存,而且持續20多年長盛不衰?又是什么原因使它在傳統媒體發展步履維艱的情況下,依舊彰顯出勃勃生機?

 答案非常簡單:“大道至簡,適者生存”。


 順應時勢,催生《老人春秋》雜志社

 上世紀90年代初,《老人春秋》雜志社在創刊的時候,也和其他刊物一樣,經歷了嚴格認真的調研論證。通過調研論證和辯論考量,我們對創刊背景形勢、有利因素和不利條件等漸漸有了準確客觀的研判和把握。

    

 首先,是把握改革開放大勢,堅定創刊信心。一是改革開放為創刊提供了豐厚的物質經濟基礎;二是改革開放,解放思想為創刊創造了寬松的思想輿論環境;三是改革開放,讓我們了解了西方文化和文化市場,看到了我國文化市場發展的嚴重不足和廣闊的市場潛力,同時也充分認識到了西方文化對我民族文化的沖擊和對我文化市場的威脅,進而大大增強了發展民族文化的強烈責任心和危機感。 

 其次,是我國老齡社會的發展步伐和老齡群體的快速壯大,為創刊提供了廣闊的市場空間。這個大勢的分析與把握是《老人春秋》這本老人雜志成功的非常重要的基礎。當時我國即將步入老齡社會,而且一些大中城市如北京、上海等都已率先步入老齡化社會。按國際社會標準,老齡人口達到總人口的10%,就算步入老齡化社會,我國步入老齡化社會之后,老齡人口將突破一億人。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讀者市場,而且老年人有這樣一個特點:,對新興媒體、新技術不慎了解,卻對傳統紙質媒體情有獨鐘。

 第三,我國老干部工作制度建立十年來的實踐,要求加強老干部思想文化陣地建設。1982年黨中央關于建立離退休干部制度以來,全國各地先后有十多家老年期刊創辦。這些老年期刊一經創立,就在宣傳黨的老干部政策、豐富老干部晚年精神文化生活、加強老干部思想政治工作、確保老干部隊伍穩定等方面發揮了重要而積極的作用。而我省既是人口大省,也是老干部數量大省,創辦老年期刊,滿足老干部和廣大社會老年人日益增長的精神文化需求,不僅必要、可行,而且市場潛力巨大。

      

 適應市場  定位《老人春秋》

《老人春秋》創刊的1992年,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開始建立,人們的市場意識、商品意識、競爭意識開始在朦朦朧朧中產生。

 創刊之始,首先遇到的就是刊物定位問題。就是要解決辦什么刊、辦給誰看、設什么欄目、編什么內容等一系列具體問題。《老人春秋》自然圍繞老年人的生活做文章,圍繞老字設欄目,圍繞老字編內容。道理非常淺顯,但具體要老字當家辦刊物、設欄目、定內容,又覺困惑和無從著手。為解決好這個問題,《老人春秋》在1991年先期進行了試刊,試刊下發給了老干部、社會老年人,老干部工作部門和社會涉老部門,以及期刊業務主管部門,廣泛征求意見建議。另外還分頭深入社會涉老部門和老年群體中,召開專題座談會聽取方方面面的意見,對《老人春秋》雜志的讀者群體定位、欄目設置、內容分類進行深入的調研論證。通過試刊和專題調研論證,刊物的市場定位越發精準,欄目設置、內容分類更加科學清晰。讀者群定位到正式創刊時定為:老年群體中的精英----離退休老干部群體,他們有文化、有水平、有資歷、有功勞,其對精神文化的需求更甚,要求也更高。而且這一特殊老年群體有文化經費保障,且具一定規模:據1991年的相關統計,僅河南省就有離休干部10萬、退休干部30多萬。

刊物市場目標——讀者群體的精準確定,就為刊物欄目內容的確定指明了方向、提供了依據。試刊論證后依據特定讀者群體特性和文化需求確定了六個大的欄目板塊:

“人物春秋”欄目。老干部讀者群體中,大家名家、英模功臣、各類典型比比皆是,拿出專門板塊宣傳他們中的典型人物、典型事跡,讓他們經常不斷地能夠在刊物上看到自己或身邊人的身影,會有如臨其境、親切和受到鼓舞的感覺,既可以激勵他們積極健康養老,又能增加雜志的親和力他們對雜志的關注度。

“老干部工作”欄目。該欄目宣傳黨和政府的老干部工作政策法規,宣傳各地各部門做好老干部工作的好的做法經驗,宣傳養老生活中的老干部典型等,這些都直接關系老年讀者政治生活待遇的落實,養老環境的改進,以及養老生活質量的提高。

“人生烽火路”欄目。側重反映新中國創立和建設征程中的非凡人物、非常事件和平凡人物在非常時期、非常事件中的切身經歷與有益啟迪和感受,為老年讀者重溫那激情燃燒的難忘歲月,以銘記歷史,慰藉心靈,滿足他們的懷舊心理。

“生活五味子”欄目。述說的是老年人日常生活中的軼聞趣事,家長里短,針頭線腦,酸甜苦辣,從細微處入手、多側面反映,娓娓道來,匯聚成溪,讓老年讀者在日常養老生活中品味人間真情。

“醫藥保健院”欄目。普及醫藥保健知識、介紹長壽百法、推薦防病治病驗方、引導科學養生,該板塊特別受到老年讀者的青睞。

“七彩怡情園”欄目。是老年讀者的文娛園地,詩歌散文雜文游記等多文種在這里開會,書法繪畫攝影剪紙各大家在這里展示,可以說是集文學性、藝術性、欣賞性、趣味性、娛樂性于一身,讓老年讀者在品讀中、欣賞中、愉悅中品味人生,和諧人生。

刊物一經面市,就如魚得水,受到市場的青睞和厚愛,創刊第一年就發行 8 萬份,經營實現略有剩余,第2年突破10萬份,第8年突破20萬,第10年突破30萬,第15年突破40萬,到2011年連續突破50、60萬兩個臺階,2012年達到68萬。

服務市場  經營《老人春秋》

 如果說適應市場,定位《老人春秋》,是《老人春秋》開啟老年期刊市場的金鑰匙的話,那么,服務市場,按市場規律經營《老人春秋》,則是《老人春秋》在老年期刊市場獨占鰲頭、長盛不衰的致勝法寶。通過20年的摸爬滾打,探索實踐,《老人春秋》成功地走出了一條市場化辦刊的新路子:全方位市場化運作,建立完善了雜志的生產、加工、發行機制,用高質量的老年文化產品愉悅讀者,用便捷高效、及時周到的發行服務滿足讀者。

 “生產”受到格外重視。這里所說的生產是特指作者隊伍建設、寫稿投稿也即“稿源”環節。《老人春秋》雜志社歷屆班子都十分重視編輯部之外的生產環節——作者市場培育。一是利用社會資源,在全省市縣鄉各級涉老工作部門和專干中建立兼職通訊員隊伍,發動他們為雜志有償提供稿件或新聞線索:二是在社會宣傳文化文藝部門、團體和大專院校中聘請專家學者名人為雜志特約通訊員,用他們的作品、稿件提升雜志品位:三是在老年讀者中經常開展主題征文活動和征文比賽活動,發動老年人拿起筆,“我手寫我心,我筆訴我情”,這樣的“老人寫,寫老人”活動出來的稿件都是老人的事、老人的話、老人的心、老人的情,老年讀者自然樂意看;四是定期組織筆會或以會代訓的形式培養相對固定的作者骨干,以滿足期刊重頭稿件、突擊組稿任務完成的需要;五是引入市場激勵機制、獎勵機制,實行好稿高稿酬和年度評比重獎制度,以刺激作者市場的寫稿投稿積極性。由于注意了作者市場的培育,作者隊伍逐年壯大,雜志所需稿件源源不斷得到供應,正如有的編輯所說的“創刊初始時,是有什么編什么,現在是想編什么有什么”。充足的稿源市場為雜志的質量提高提供了保障。

 發行環節全方位跟進。這個環節是期刊的市場營銷階段,是產品實現價值的流通過程。這個階段的工作主要有:(1)搞好宣傳推介,不斷提高刊物的形象力、影響力。利用刊物、電視持續作廣告宣傳推介,把《老人春秋》雜志的辦刊宗旨、特色、作用,高度概括,口號式宣傳。通過推介宣傳,讓《老人春秋》的宗旨:“為老年人服務,為老干部工作服務”、特色:“適合老年人口味,方便老年人閱讀”、作用:引領老年人“科學養老、健康養老、時尚養老、和諧養老”在老年市場叫響,使廣大老年朋友了解《老人春秋》,宣傳《老人春秋》、征訂《老人春秋》。同時針對老年市場和中青年市場分別打好“質量牌、親情牌”擴大《老人春秋》的影響力,如“老年朋友,安度晚年需要《老人春秋》;年輕朋友,孝敬老人就送《老人春秋》”。(2)抓住關鍵,搞好年度集中征訂。每年的下半年為期刊的集中征訂高潮,這個時間節點的工作對期刊的征訂發行至關緊要,甚至決定一年的發行數量。在這一關鍵時期,先要開好站長發行會,講清年度發行利益分配和各種獎勵、激勵政策,調動征訂發行的積極性。其次及時提供基層征訂過程中所需的發票等相關手續,為他們的征訂工作提供方便。(3)講求誠信,搞好售后服務。做好征訂后的期刊發送服務工作,既關系到當年期刊征訂發行工作年度任務的完成,更關系到《老人春秋》的誠信和形象,關系到期刊的長遠和可持續發展。

此外,《老人春秋》在郵發之外還在全省18個省轄市和一百多個縣市區建立了自辦發行網絡,自辦發行網絡的構建和維護,為期刊及時送達訂戶手中提供了體制保障,但要保證期期按時送達,人人得到滿意,還須強化從上至下整個網絡的服務意識。從編輯部的簽印、印刷廠的印畢、物流的送達等時間節點,合理確定,明確要求,上下協同,分工合作,搞好銜接,確保售后服務及時到位。

《老人春秋》辦刊人這種持之以衡、順應時勢、適應市場、服務市場的辦刊理念、市場意識、經營意識、服務意識,就是《老人春秋》持續高效發展的根本所在。

                      

                                                                                                   刊于《出版發行研究》20131


回到頂部


黑龙江快乐分开奖结果